山西天龙山石窟佛首在春晚舞台首次和全国人民见面

编辑:秩名
发布时间: 2021-02-12 14:40
分享:

 刚刚春晚上有个特殊环节,大家一定印象深刻,那就是2020年回归祖国的第100件流失文物,已经漂泊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山西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,亮相春晚舞台,与全国人民共迎新春,欢庆团圆。

  虽然除夕之夜才与观众见面,但佛首的实际回归时间是2020年12月12日12时,恰好也是2020年回归祖国的第100件流失文物。
 
  经检测,这尊佛首长33.7厘米,宽30.4厘米,高44.5厘米,重55.5公斤,主要由石英和方解石构成,符合山西天龙山岩体特征。佛首内部一致性较好,无显著裂隙。顶部和耳部发现彩绘痕迹,推断佛像原始状态应有彩绘。鼻翼及鼻梁部位存有机材料,推断有修复经历。细观这尊佛首,面部表情十分慈祥,嘴角微微上扬,眼睛仿佛也笑得眯成一条缝。
 
  作为我国一级文物,佛首近百年前如何被残忍割下偷运出国?又是如何被发现,经历了怎样的追索过程?而与其曾为一体的佛身今又何在?先来介绍下,佛首是如何在海外被发现,又是如何被追索回国的呢?
 
  据了解,佛首从发现到追索回国,仅用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。2020年9月14日,国家文物局监测发现,日本一拍卖行拟于东京拍卖一尊“唐天龙山石雕佛头”,疑似为山西省太原市天龙山石窟流失文物。国家文物局迅速组织鉴定,判断其确属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佛龛主尊佛像的被盗佛首,年代为隋代,于1924年前后被盗凿并非法盗运出境。
 
  国家文物局立即启动追索机制:
 
  2020年10月15日国家文物局致函拍卖行,要求其终止与佛首相关的拍卖和宣传展示活动。
 
  10月16日,拍卖行作出撤拍决定。国家文物局与拍卖行董事长,旅日华侨张荣,取得联系,鼓励其促成文物回归。
 
  10月31日,张荣与日籍文物持有人谈判完成洽购,经国家文物局充分沟通,决定将佛首捐献我国政府。
 
  11月17日,佛首被移交给我驻日使馆保管。
 
  12月12日12时,佛首被安全运抵北京,当日点交入库,重回祖国怀抱。
 
  佛首已经回归,那佛身今又何在呢?山西太原天龙山石窟整体为砂岩质,自然风化侵蚀较为严重,在其中面积最大的第8窟中,该佛首的佛身部分已仅能看出大致轮廓,而佛身细部的雕刻纹饰已经完全看不到了。
 
  既然佛身已仅剩轮廓,那么专家又是如何判定,佛首与佛身是一体的呢?这就不得不提到上世纪二十年代拍摄的一组老照片了。
 
  山西太原天龙山石窟开凿于北朝晚期至隋唐时期,是中原地区代表性佛教石窟,在我国石窟雕塑发展艺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上世纪20年代,有很多探险家来到天龙山石窟,拍摄了大量照片,而正是这些照片引来了巨大灾难。当年,在日本古董行“山中商会”的驱动下,天龙山石窟被大规模盗凿,涉及超过240尊雕像,几乎所有造像头部,甚至全身被盗运境外,现收藏于多家日本,欧美博物馆以及私人之手,其受破坏程度在中国石窟中最为惨烈。
 
  在目前留存的这些老照片中,有一张拍的恰巧就是天龙山第8窟北壁佛像,也就是这尊佛首被盗凿前的样子。为此次鉴定提供了大量的比对细节。
 
  通过对照可以明显感受到,佛首脸型,五官,神情与照片高度吻合,面部一些细微特征,如右腮上小的斑点和颈部风化形成的边缘,也与照片一模一样。特别是佛首照片右脸颊上的斑驳痕迹,与实物完全一致。
 
  经实物鉴定,科技检测与照片比对,专家一致认为,该佛首源自天龙山第8窟北壁佛龛内佛像,应为1924年前后被盗。第8窟是天龙山石窟中规模最大,且唯一有明确开凿纪年的石窟,应为公元584年,也就是隋开皇四年开凿。石窟内的这尊佛首肉髻低平,脸庞圆润,露出笑容,雕刻技术娴熟,表现手法细腻,时代特征鲜明,是研究天龙山石窟乃至我国古代石窟艺术的珍贵实物标本,具有重要的历史,艺术和科学价值,被暂定为国家一级文物。
 
  结束近百年的海外漂泊,佛首终于重回祖国。2020年,我国有100件流失文物实现回归,而文物追索的脚步还在不断加快。今年,我们期盼着更多的流失文物能够回家。
相关阅读
Baidu